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二章 请先生教我(1)

    最终那场战斗的胜利到底是谁的,楚萧也不清楚,但是罗国忠的儿子罗广在那场战斗中险些丧命,所以才收了兵,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慕容宇没有任何条件的放弃了别城,退回了自己的地盘定梁。楚萧的身上除了一件破烂的衣服就没有第二件完整的东西,拖着疲惫的身体终于走出了别城的界限,好像只要出了别城界就来到了楚国的最北端,就是罗家的地盘,在王朝所有的人都叫罗国忠北侯,在王的眼中罗国忠是忠臣的不二人选,可是王却不知道人人都是披着羊皮的狼,贪图的只有霸业,没有忠心可言。

    楚萧逃离了别城直接北上,那里就是北侯罗国忠的殖民地。跟着大批的难民进了城,城门口的守卫并没有阻拦,好像已经知道了会有大批的难民逃难至此,也许罗国忠的目的就是让别城的百姓脱离别城然后直接自己接纳了,这样这些愤怒的人民会非常的感激罗国忠,然后记恨慕容宇,这一招可谓狠毒,因为就在慕容宇沉寂在打败红袍小将的时候,罗国忠已经计划了下一步计划,就是培养新兵,然后打垮慕容宇,而慕容宇当然也有自己的想法就是直捣黄龙,称帝即位或者弄个傀儡皇帝什么的。这所有的计谋都是左铭讲给慕容宇听的,可是这一切不是没有人反对。

    “左铭,这样会误了将军的大事。”说话的人是百夫学,堪称当世奇才,可是却不会沟通人际关系,虽然有治国安邦之能可是为人耿直,忠厚。却不讨慕容宇的喜欢,在定梁大城中地位一直低于左铭,而左铭却和百夫学相反,此人奸诈狡猾,善使阴谋诡计,处处知道讨慕容宇的欢喜,所以自然慕容宇没有听百夫学的计谋,因为慕容宇的自大怎么会像百夫学那样的小心谨慎,在慕容宇眼中整个楚国没有任何一个人可以堪比慕容的军队,没有任何人的武艺可以超过自己。在自己的地盘甚至整个楚国,没有人敢和自己叫板。就连罗国忠的儿子,那个什么红袍小将,还不是被自己一剑刺翻在地?想到这慕容宇便哈哈大笑起来,这时候百夫学不明白为什么慕容宇突然发笑问道:“将军为何发笑?”

    “百夫啊!我说你这个人挺好,很有才华,可是未免太小瞧本将军了。本将军南征北战,从未逢敌手,怎么到你这却变成了前怕狼后怕虎?”

    “回将军的话。”百夫学拱了拱身继续说道:“我并不是害怕,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左铭故作深沉的问道,阴险的嘴脸不知道又在盘算什么。

    “未雨绸缪!”百夫学淡淡的说道,这时候慕容宇再一次笑了,百夫学刚要问将军为何在次发笑?左铭却讽刺的说道:“你未免太小看将军,将军怎会败阵?”

    “我并非此意。”百夫学犹如哑巴吃黄连一般,说也不是,不说也不是,这时候慕容宇的儿子慕容天,此人年方20,长的眉清目秀,双目炯炯有神,身材魁梧不说,谁人不知此人是有天生神力。

    “父亲,为何不听听百夫学所想?”慕容天边说着边看了看左铭,左铭冷眼盯着慕容天,慕容天只是不理睬微笑着看着百夫学。

    “既然这样,你就说说吧!”慕容宇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百夫学还哪有心思说下去,按照左铭的说法进军帝都直接灭了楚国,然后登基称帝,这样简直就是冒险,再怎么说楚国就算是再糜烂,它还是楚国,依旧给人以希望,整个王朝追寻的还是楚国的法,所有官员吃的还是楚王的俸禄,还没有到紫微星真正暗淡的时候,帝国不应该就会这样陨落。

    如果攻打帝都那只有两个结果:第一,帝都没有打下来,反而被剩下的俩家瓜分了自己,第二,攻打帝都的途中老窝被罗国忠端了。百夫学看了看慕容宇伸懒腰打哈欠的样子摇了摇头道:“人老了,就是爱较劲,请将军恕我无罪。”

    “罢了,都退下吧!”慕容宇实在不想听这两个军师斗嘴,每一次都在一件事情上发表没有用的意见,最后不还是要亲自上阵杀敌,在慕容宇的心中手中的武器才是争夺天下的关键。这时候左铭不冷不热的说了句:“我还以为你会有什么高明的计策?”然后一甩衣袖大步离开了,只剩下慕容天和百夫学,“先生,能否告诉我左铭的计策有何不可?”

    “公子有所不知,北侯罗国忠收拢民心,南侯张清忠心为国,只有西侯慕容宇为非作歹,就算是人人都知道,慕容将军的铁骑无人能挡,可是要知道攻城可是消耗战,到时候所有的诸侯一定会观望,如果将军十日之内拿不下帝都平壤,那么所有诸侯就会袭击我军后方,到时候将军就会进退两难。”说着摇了摇头准备离去。

    “那么要是拿下了又该怎样?”

    “拿下了,剩下的诸侯就会联合起来,打着平反的旗号然后端掉刚刚胜利的慕容将军。公子,你想楚国就是一块肥肉,虽然香气四溢,但是怎么没有人主动第一个上前咬上一口?还是想办法劝劝你父亲吧,我想如果是勤王怎么也要等到来年,这么长时间你一定能有办法,老朽无能啊。”说着唉声叹气的离开了。这时候慕容天腾的一声跪倒在地道:“先生,请你教我!”百夫学慌张的扶起慕容天道:“公子,这是为何?”

    “慕容天空有一身武艺,却不明白治国行军之策,希望先生教我完成大业。”

    “这……这如何是好?”……

    罗国忠地处楚国的北段,北川,地大物博,人丁兴盛。而且还大得人心,得到所有百姓的拥戴,参军的人们更是络绎不绝,因为罗国忠在对百姓的承诺中说道:“我在的一天,就会让你们过上好日子,就会想办法让这战火停息,可是如果想让战火停息那就要打仗,就要打胜仗,所以我需要你们的力量建成一支强大的队伍,年满15岁的男子可以从军,请把你们的力量借给我罗国忠。”就因为这番话,参军的报名处参军报名的人络绎不绝。

    “姓名!”

    “曲飞!”

    “年龄!”

    “17。”

    “去领你的装备,然后等着编排。下一个!姓名!”下一个人就是楚萧,那人看了看楚萧,衣衫褴褛,异常的肮脏,脱口道:“怎么比难民还难民?”

    “楚萧!”这名军需官抬头看了看楚萧接着问道:“年龄。”

    “20。”

    “去领你的装备,然后等着编排。下一个……”楚萧慢慢的离开了报名地点,来到了后院,后院是一个很大的新兵训练场地,四四方方的大院里面已经松松散散的站了一院子人,有的人已经换上了装备,在一边比划着,还有些人瘫软的横卧在地上,这里就是新兵结集的地方,在门口就是报名处,这时我看到了那个叫曲飞的少年,刚刚领完铠甲,正在往自己的身上比划着,忽然间楚萧想起了自己老师的话:“只要穿上了这衣服,那么你就已经不是你自己,包括你的命。”我的老师是一个文人,可以说是一个穷酸的文人,年纪老的连自己都忘记了,不过老家伙明白的见过的就是多。就在楚萧发着呆想着自己老师的时候。

    “小子,你才这么大就来参军啊?”一光头大汉长的是五大三粗,浓眉竖眼,掐着腰,上下打量着曲飞,身后跟着七八个老兵,看样子是来找事的,院子里的人一下子就围了过去,开始指指点点的谈论了起来,似乎之前的逃亡与挣扎完全被抛在了脑后。

    “对啊!大叔,怎么了?你有什么事情?”曲飞初入江湖不知道人心险恶,这几个人在光头男的带领下明显不是什么好兆头,可是曲飞一脸的调皮,根本不知道这几个人的凶狠,而旁边的人都在漠视的等着看热闹,只有曲飞以为人家在和自己打招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