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二章 推测(1)

    狼烟滚滚,遍地哀嚎,帝都平壤城外浓烟滚滚,放眼望去黑压压的一片望不到边际,黑旗、黑甲整齐的黑旗军聚集在平壤城外,慕容宇骑着高头大马,一身乌黑泛着杀气的铠甲将其包裹的严严实实,身后紧紧跟随的是一个与黑旗军格格不入的人,正是那满腹经纶的左铭。

    “主公,现如今只要攻破这平壤,入住帝王之都非我主莫属了,以后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普天之众谁人不识君王慕容啊?”左铭很得慕容宇的心,往往慕容宇心中所想都会被左铭猜得透彻,但是左铭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他从来不会刻意的把自己猜到的事情说出去。也就不会让慕容宇觉得这个谋士在猜度自己心思。

    “哈哈哈……”慕容宇一听立刻大笑起来,一句普天之下莫非王土,普天之下谁人不识君王。把慕容宇说的乐呵呵的,黑旗军的庄严黑压压的气势已经将王城里面的帝国贵族吓到了,毕竟黑旗军是天下第一军,是王者的象征,整个赤云大陆都知道要是黑旗军盯上了你,或者你与之匹敌了,就如同死神想你招手了一般。

    王城的雄伟壮观,城墙的高大厚重,护城河的浑浊深不可测,这些都成了平壤的天险,几百年的战争把这座城池洗礼成了一座坚城,让这个平壤成为了王城的典范,没有任何一股叛军能攻打下来,也是因为城高水深,才让这平壤城经久不衰,成为了历代帝王建立新都的最佳选择,而厚重伟岸的城墙之后却是那经历百年死而不僵的楚国王朝,一个腐朽了百年之久的王朝,如今又一次受到了威胁。

    “父王,西侯以下犯上,谋逆篡位已经得到了证实,而且现在数以万计的黑旗军就在平壤城外,如果我们在在这里孤立待援,灭亡时迟早的事情。”说话的是楚王的大公子,公子静,为人正直谦虚,可是却不受这个昏庸的楚王喜欢。

    “我们是正统的王室,想我大楚百年的基业得以延绵,就是因为先祖那赫赫的战功,天下子民都是寡人的子民,土地也都是寡人的,他慕容宇只靠那区区几万黑旗军就能攻破我的平壤城?”

    “就是,大哥,你想的太多了,平壤城城高水深,而且罗国忠和张清也不会看着父王挨打的。”这个纨绔子弟是楚王的二儿子,公子雄,整天耀武扬威,什么事都干,就是不干正事,什么话都说就是不说人话。

    “王上,慕容宇为了攻打平壤城已经蓄谋许久了,这一次来必定做足了准备,想我王的平壤城虽然城高水深,士兵个个骁勇善战,可是敌人有意图我必定有所预谋……臣认为……”开口的是站在公子静身后的年轻将军,名字叫雨师天,是楚王的三军统帅,头脑灵活,善于巧辩,更善于摸索人心,但是为人一身正气痛恨那些奸诈的小人。

    “雨师爱卿啊,寡人知道你要说什么,依你看寡人该如何去做啊?”楚王的语气很明显已经有点不耐烦了,在他心中认为这个帝国是自己的你们对孤王指手画脚岂不是有谋逆之心?

    “大王威武圣明,微臣多虑了,想必大王已经有了退兵之法,但是既然微臣说了敌人有意图之,那么必定做足了准备,所以微臣认为,应该派快马分别去北川和蔡州,请南北两侯共同伐之。这样我王不仅仅不费一兵一卒,而且还能将慕容宇这反贼彻底灭掉,更能试探出南北两侯的忠心与否。”听完雨师天的一番话之后楚王哈哈大笑起来。

    “雨师爱卿果真善于巧辩,也果真多谋,就按你的说的,孤王要看看这南北两侯到底是不是对孤王忠心!你就去办吧!”说着抬起屁股离开了王座,所有人跪地恭送了楚王。

    看着楚王渐渐离开的背影,雨师天暗自摇了摇头,小小的神情一下子就被公子静捕捉到了,公子静一拱手道:“将军为何?”

    “公子有所不知啊?”一边叹气说着,一边摇着头,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公子静迈开大步急忙离开了上朝的大厅,来到将军府。

    “此事有什么不妥?”公子静对刚刚在大朝之上雨师天所说已经是钦佩的五体投地了,因为没有人能劝说动楚王,除了雨师天将军,因此雨师天的巧辩在王城也是出了名的。

    “公子有所不知啊,各地诸侯各怀鬼胎,如果的大楚已经是穷途末路了,只希望还有一个诸侯是忠于楚王的。”

    “按照将军的说法,那爱民如子的罗国忠,还有那蔡州的忠臣张清,难道他们两个没有一个是忠于大楚的?”公子静站了起来,似乎有点不敢相信自己说的这些,但是似乎这一切又有可能发生,因为雨师天说的话做的推测一般都不会出现错误,而且准的出奇。

    “他们两个加上慕容宇是楚国最大的三个诸侯,也就是他们三个图我平壤城啊,慕容宇是直接打过来,可是罗国忠却一直在壮大自己,至于张清……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听闻此人还是很正直的,希望也都系在他的身上了。”雨师天无奈的喝了口茶,然后急忙命令手下的人拟好楚王的手谕分别发给南北两侯。

    公子静接着问道:“事情往最坏的地方发展会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但是成败就看平壤城能挺多久了,如果挺得够久,那么罗国忠和张清就不可能不来救,尤其是罗国忠,这个人以仁义治天下,他害怕天下人议论他的仁义,但是即使罗国忠来了也不是真正意义的救平壤城,而是来瓜分的,顶多是隔岸观火。就好能亲手将楚王和慕容宇的势力都灭了,那样他罗国忠取天下就简单了。”此话一出公子静的心立刻就凉了半截。

    “天下就那么诱人?”

    “他们都是当世英雄,逐鹿天下是必须的,况且大楚已经是那死而不僵的百足之虫了。”雨师天默默的低下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