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四章 姜还是老的辣(1)

    北川罗国忠府邸,红袍小将罗光手中握着双枪稳稳的站在院子中间,任凭罗国忠怎么呼喊就是不去参加什么议会,对于罗广而言面对一群酸丫丫的饱学之士,什么计谋百出的家伙根本就是折磨,不是什么学习,这些人在屋子里面商量对策,最后还不是要士兵去拼杀,还不是让士兵去流血,还不如抓紧时间训练手底下的士兵,这样在战场的伤亡也会大大的减小。

    “你给我回来!”罗国忠指着罗广,可是罗广根本就不理会,掉头就消失在门外,留下罗国忠一个人在院子中摇头叹气,罗国忠五十出头,留着八字胡与山羊胡,头发梳洗的异常柔顺,虽然看起来已经花白,但是整个人依旧很精神,眼睛实在有点小,如果不仔细看你会认为这个人似乎没有张眼睛一般,虽然贵为一方诸侯但是罗国忠向来朴素,一身的青布衣服,没有任何的绫罗绸缎做装饰,一般的有头有脸的贵族都会佩戴一些腰饰,一些带有特殊图案能显示身份高贵的衣服,以及一把名家打造的佩剑之类的东西,可是罗国忠整个身上值点钱的可能就只有那把从小带到大的佩剑了。

    “主公,少公子定有自己的想法,还是让他去吧,强扭的瓜不甜。”一个老者拄着拐杖来到罗国忠的身后,头发已经完全的白了,说话有些沙哑,还有些上不来气的感觉,罗国忠听见老者的声音立刻转过身去,老者见罗国忠转过身来急忙躬身行礼。

    “主公,老臣有礼了。”

    “你还和我这么客气……”罗国忠听着就又向门外看了看,庭院不大,十米见方,一边是带水假山,另一边是长青松柏,青砖铺地,院子的大门正对着屋子的门,门口处罗国忠正在与那老者说着什么,这个老者是谁?他就是罗国忠的谋臣,也是罗国忠从小到大的铁兄弟,名字叫范天朗。

    “主公,你还担心少公子啊?人各有志,我看少公子不会让你失望的,毕竟这么年轻就是楚国首屈一指的少年将军了。”范天朗看罗国忠没有说话就又说道:“人都齐了,我看我们还是进去吧,毕竟现在的时间很紧迫。”范天朗说完做了一个请的动作,罗国忠一跺脚就走进了屋子,知子莫若父,罗国忠怎么不知道罗广什么想法,如果自己有一天真的离开了,那么这么一份家业怎么靠自己的儿子支撑下去,会打仗的将军可以成为好的领导者,可是不爱动脑筋的将军怎么能让罗国忠放心。

    屋子足有百平,正对着门口的是主位子,当然是罗国忠坐的地方,旁边一次坐下来的分别是前锋营的明志远,还有刚才的老者范天朗,再往后面是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男人,相貌很是稳重成熟,眉宇间有着那一丝丝的凝重,宽大的身躯一看就知道是饱经战场洗礼的战士,这个人是北川名将边屠飞,四十出头,是罗广的师傅,也是罗广最佩服的人,但是罗广就是罗广不管佩服谁不管谁是老大,谁也不能令其服从,自己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不停老爹的已经是尽人皆知,自己老爹都管不了,还有谁能管的住?

    最开始罗国忠希望边屠飞能用武力压制住这fangdang不羁的小子,可是开始还很好,罗广打不过边屠飞,只能天天忍气吞声的任凭指使,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罗广的功夫越来越厉害,身手越来越让边屠飞惊叹,后来边屠飞完全就不是对手了,罗广就真的没有人能管的住了。

    边屠飞挨着明志远坐了下来,与之对应的是一个年轻的小将,在座的都是四十多岁的老家伙,可是这个小子一看就知道也就二十出头,嘴上还没张毛呢,可是却紧跟着范天朗坐了下来,在座的所有人都认识这个年轻的小将,名字叫蓝光,许多人认为蓝光坐在这里的原因是由于成为罗国忠的女婿导致的,可是没有人知道蓝光到底有多么厉害,因为蓝光是由范天朗一手提拔举荐的,罗国忠也非常喜欢,比且还把自己唯一的女儿落雪许配给了蓝光。

    “好了,大家都到齐了,那么我就说说今天让大家过来的目的。”罗国忠看了看蓝光身边的位子空空的心情不是很好,可能心中已经将罗广骂了何止百遍。

    “刚一开春慕容宇就公开了自己的反叛心理,我想大家都清楚。”所有人一听都纷纷点头,因为这件事情早就尽人皆知了。

    “而且,慕容宇麾下第一大将草亥已经带着黑旗军渡过了漓江,要知道漓江与帝都平壤只有一天的路程,而且黑旗军向来行军飞速,再加上是那个行军出奇快的草亥带兵,帝都的那边凶多吉少啊。”罗国忠简单的诉说了一下自己的担心,然后拿出了王命对所有人说道:“王上已经给我发来了命令,让我发兵增援,可是就算我们插了翅膀也来不及了啊。”说着罗国忠拍了拍脑袋表示自己没有任何的办法了。

    “主公,我想时逢乱世,他慕容宇称王,主公为何不称王,为何要受那昏君的驱使?”一个官员说的坦坦荡荡,所有官员都附和道:“对啊,是啊!”蓝光一听此话似乎很是兴奋,以现在北川的实力自立的资本肯定是有的,可是罗国忠真的愿意吗?罗国忠突然一拍桌子吼道:“我生乃北侯继承人,侍奉王上,保一方平安,为国为民,怎么能做如此大逆不道之事?天下人都知我仁义为先,爱民如子,忠于王上,如果自立我岂不成了不仁不义不忠之徒?”

    “臣下知错!”一听这话范天朗捋了捋胡子笑着说道:“现在还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蔡洲南侯张清忠于国家,实力与我家主公不分伯仲,定梁西侯慕容宇虽然头脑简单但是坐拥天下第一骑,还有左铭与百夫学两位饱学之士辅佐,实力只在我家主公之上,如果现在自立以慕容宇的性格一定会调头打过来,到时候失去了王上的庇护可能会被这两个家伙吞并掉。”

    所有人都惊讶为什么这个范天朗足不出户却知道的比他们都多,天下大局一点即破,罗国忠摆了摆手站了起来,转过身去看着身后的猛虎下山图道:“自立之事以后休要再提。”所有人都小声的议论起来,因为既然罗国忠现在不想自立那么一定就是想为帝国出力,想要救王,可是慕容宇的军队已经出发了,而且渡过了漓江,罗国忠的军队再快也来不及了,要怎样去救啊?

    “主公,我看我们再怎么快也没有慕容宇的骑兵快,可是我们距离定梁近,我们不如去打定梁。”边屠飞有自己的想法而且这个想法正好与罗国忠心中所想大致相同,点了点头这才转过身来。

    “说下去。”罗国忠似乎还是不满意他想要的不是这些,他想要更多的地盘,更多的实力,更多拥护自己的人。

    “其实屠飞将军说的很对,我们去救援已经来不及了,但是慕容宇想要进攻帝都平壤就一定会派出去自己大部分的精兵,可能是全部的黑旗军,那么定梁城一定空虚,我们也用不着打,把最精良的前锋营往他门口一放保证慕容宇立刻调回大将军草亥。”蓝光站起来侃侃而谈,所有人都点头称是,范天朗更是脸上有光,不仅仅范天朗脸上有光,罗国忠简直都要笑开花了,我有这样一个女婿以后的事业有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