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七章 急中生智(1)

    看着晕倒在地上的黑旗军三个人面面相觑,一个黑旗军就这么难对付了,更何况还有四个,看样子这个年轻的小子是这个队伍里面最嫩的了,想想看最嫩的就这么难对付,那要是四个老油条,该怎么办?

    曲飞似乎什么都不担心大大咧咧的道:“这小子真有劲,我强按住他,在我身下就如同一个小牛犊子,穿一身那么厚重的铠甲竟然还能使出这么大的力气,厉害。”曲飞一边点头赞许一边在那里看黑旗军的佩剑,那配件并不是很长,大概还不到一米,三指宽窄,剑刃带着寒光,曲飞不用摸就知道一定是一把利刃,可是为什么这么短呢?如果要是长一点的话可能刚才就能要了叶俊的命了。

    “你就别说风凉话了,赶紧把这小子捆了,不然一会醒了我们又要大费周章了,要是让他逃了,或者一会那些人回来了就糟糕了。”楚萧说着就开始沉思,到底要不要继续跟下去,跟下去的危险系数太大,还好有这么一个耳朵好使的家伙,不然可能早就被发现了,不追下去的原因还有很多最重要的并不是害怕打不过,更可怕的是没有装备与他们干,人家一身的铠甲总部不能搬着大石头和他们干吧?

    “我们要不要继续跟下去?”叶俊也很清楚他们的状况,毕竟自己还是很吃装备的,没有武器自己似乎觉得没有一丝一毫的胜算,甚至有一点逃避打仗,楚萧看了看两米外正在捆绑黑旗军的曲飞说道:“曲飞,把他的铠甲脱下来,应该能用到。”曲飞一听一边将那个黑旗军的铠甲脱下来,然后将其捆的结结实实一边毫不在乎的回到叶俊的话道:“当然要,如果能把他们全部干掉那可是头功一件,大哥你说是不是?”曲飞把那个黑旗军帮好了还踢了那家伙一脚,可能是楚萧的大石头砸狠了,踢这一脚的时候竟然没有醒过来,曲飞嘟囔道:“真是笨蛋竟然被一块石头砸成这样。”这句话却被装昏的黑旗军少年听见了,心中暗骂:“老子要不是被你们偷袭暗算,就你们三个人我全都放倒了,还敢踢我?等着瞧,等我挣脱这可恶的绳索你们都得死在我的剑下。”

    这个年轻的黑旗军少年名字叫龙泽是慕容宇的徒弟,与慕容天并称定梁双雄,天生神力不说,作战勇冠三军,为了磨练龙泽的脾气慕容宇才把这小子安排到了边防的斥候队伍中,而龙泽十分受不了这种安逸的生活,每天除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地方巡视就是看这群老家伙互相吹牛,所以每次巡视的时候他都是心不在焉的,没想到这一次栽了跟头,心中很是不爽,但是身体已经被坚固的绳子绑上了,上面三圈下面三圈的,曲飞知道龙泽的力气非常大还特意多绑了几圈,然后还打了个死结,龙泽试探性的挣一下绳索,可是被曲飞绑的太紧了,自己一点活动的份都没有,心中不禁暗骂:“奶奶的,小子你等着。”

    “我要寻思一下,我们还是先藏起来再说,叶俊你去把这小子的马匹牵过来,曲飞扛着这小子跟我走,我们要藏起来,我害怕那些家伙会回来寻找。”楚萧说完把龙泽的装备整理了一下拿在手中,就向山坡的下面走去,叶俊急忙过去牵马,可是刚走出上山坡的叶俊突然低着嗓子喊道:“楚萧……楚萧……马不见了!”

    曲飞扛着龙泽脱口而出:“怎么可能?难道马匹自己跑了不成?”楚萧立刻停下了脚步,趁着夜色向山坡的上面看去,楚萧没走多远距离上坡的上面大概只有十米不到,只见一个黑影迅速的接近,楚萧知道那是叶俊,虽然看不清面容但是一看身形动作就知道是叶俊,而后面缓缓靠近的正是曲飞,因为曲飞扛着那个黑旗军的俘虏,叶俊来到楚萧面前喘着粗气道:“那战马不见了!”

    “难道是报信去了?”楚萧说出了自己都不相信的话,叶俊一听立刻做了一个不屑的表情,只不过夜色太黑楚萧没看见罢了,这时候曲飞走了过来道:“怎么停下不走了?”楚萧没有说话而叶俊突然低吼道:“别出声,好像有人来了。”叶俊突然侧耳倾听起来,安静了好长时间,楚萧与叶俊才听见不远处的马蹄声,由远及近迅速的接近,而且还伴随着喊声,好像是在喊这个俘虏的名字。

    “刚才的那群人回来了,我们怎么办?”叶俊慌张的说道,楚萧和叶俊都清楚的很剩下的四个人可能比这个年轻的俘虏还要难对付,而且他们有精良的装备,光看这佩剑就不是凡品,其实不是每一个黑旗军都拥有龙泽这样的佩剑的,毕竟龙泽是慕容宇的徒弟,那佩剑是慕容宇送给龙泽的所以才会如此的特别。

    “和他们拼了,害怕他们?”曲飞一下子将俘虏扔在了地上,龙泽摔得那个疼啊,但是自己又不敢喊,如果喊出声来可能一下子就被灭口了,为了保命还是装晕比较好,只能忍耐疼痛与寒冷趴在地上,但是不免身体会产生寒冷的反应,那就是颤抖,还好是黑夜不然楚萧他们三个人应该就发现龙泽是装晕了。

    “不行,我们打不过他们,弄不好会丧命。”楚萧脑袋里面一下子闪过好多个想法,但是每一个都不是最好的办法,拼实力是打不过对方的,就算埋伏偷袭也没有一丁点的胜算,因为他们只有一把剑,一把不到一米长的佩剑,甚至连敌人都接近不了就会被敌人的马刀砍翻在地。

    “赶快想办法,不然真的只能和他们拼命了。”叶俊有点慌了,曲飞依旧是一副不服就干的态度,楚萧依旧保持这冷静的思考着,丝毫没有被现在的情况干扰,就在这时楚萧突然有了想法,道:“我们不能和他们来硬,更不能原路往回跑,现在这个山坡下面就是一马平川的卵石河岸,我们只能往另一个方向跑。”楚萧一指,叶俊一看那里一片黑,什么也看不见,陡峭不说而且全是干枯而茂盛的草,高耸的大树遮住了升起月亮的光辉。

    “那里?我还是不要去了,不好走不说,还黑……我愿意和他们拼命。”曲飞话音刚落就听见已经开始向另一个方向行走的叶俊低吼道:“还废什么话,不想死就赶紧跟上。”叶俊似乎有点生气,看着不远处的曲飞还不过来就又吼道:“赶紧的!寻思什么呢?”对于曲飞叶俊一直都不太看好,曲飞这个小子年轻小不说,而且很冒失,武功又差,怎么放心的下,更重要的是不听从指挥。

    曲飞很不乐意的跟了上去,他想打仗,刚才很明显没有过够瘾,这时候那几名骑兵已经回来了,领队的队长豪放的吼道:“龙泽你小子又玩什么?要不是看在慕容将军的面子,我早就抽你了,赶紧给我滚出来。”叶俊仔细一听脱口道:“这家伙的马竟然归队了?”龙泽的战马应该是看见龙泽被抓了就奔向队伍而去了,黑旗军的战马都是训练有素的,如果长时间不在身边那么战马就会自动跟随队伍而去,绝对不会落入他人之手。

    “这战马真他娘的有这么神?”曲飞有点不相信,三个人脚下不停一个劲的往山上爬去,曲飞背着龙泽似乎不费一点力气,楚萧不禁感叹这小子的力气,就连叶俊也叹服曲飞这一点,叶俊心道:恐怕这小子真正长成的时候会比自己的力气还要大。

    “我们爬上山顶要怎么办?”叶俊想知道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可是楚萧却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想让他们的骑兵追上,那样的话可能就真的一点机会都没有了,而且黑旗军弓马娴熟,我担心一旦我们被他们发现了可能一下子就横尸当场了。”

    叶俊一听很有道理连连点头,曲飞却不以为然,道:“我就不信他们那么厉害,这小子不是一样成了我们的俘虏?”肩头上的龙泽心中暗骂:“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如果当时你们没有偷袭的手,一把佩剑把你们全撂倒。不过这个带头的小子很精明,竟然知道战马不适合爬坡。”龙泽把楚萧当成是带头的了,很明显叶俊和曲飞都听楚萧的,而且似乎都在等楚萧的命令。

    “你别说大话,你感觉我们这次来并不是来打仗的,你想啊,范天朗那老头那么精明怎么会不知道黑旗军的作战能力,虽然前锋营的作战能力也很强,但是我感觉我们这些新兵与黑旗军或者前锋营老兵还是差太多了。”楚萧的话一下子就被曲飞打断了,“大哥什么意思?我们没仗能打了?”

    “也不是,我只是猜测,以我们现在的实力还不能与黑旗军一战啊。”说话的功夫已经来到了山顶,山顶距离军营也就不太远了,龙泽心想:如果再不逃被抓到了他们的地盘……岂不是没有脱身的法子了?而且听他们的语气很明显是罗国忠那狗贼的前锋营,我必须要脱身,而且还要把这些事情告诉给将军才好。想到这龙泽就被一下子扔到了地上,到了山顶曲飞又一下子将龙泽扔到了地上,楚萧已经累得不行了,叶俊都有点吃不消,一天一夜的极速行军已经够呛了,现在又奔跑爬山这么久,不累才是怪物。

    “这家伙是不是死掉了?”曲飞踢了踢地上的龙泽说道,楚萧也很纳闷,被摔了这么多次竟然都是一声不吭,不是死了就是装的,“估计不能,我想一定是在装昏。”说着就要验证到底是不是在装昏,哪知道倒在地上被绑了一圈又一圈的龙泽一下子滚了起来,顺着刚才爬上来的山坡就往下滚,便滚边喊:“我在这里!这里有背后罗狗贼的前锋营!”楚萧一听不妙,这家伙把刚才的他们所说的话都听了去,这要是被他逃跑了岂不是糟糕?

    曲飞和叶俊早就跟了过去,但是声音越来越远,似乎已经滚到了山下面,就是刚刚隐蔽的那个小山坡的下面,而这时候那队斥候似乎是听见了额呼喊声也都下了战马摸索着奔声音走了过来,楚萧立刻喊道:“将士们,随我杀过去!”楚萧完全是在虚张声势,一共就三个人,但是为了让对方害怕,只有出此下策,没想到还真有了效果,再加上刚才龙泽的呼喊,还真虎过了那队斥候,以为真的有北侯罗国忠的大队前锋因出现在了这里。

    “你确定是北侯罗国忠的前锋营?”领队很快就找到了龙泽,连绳子都没有来得及解就问道。

    “没错,我亲耳听到的。”龙泽在地上挣扎了一下,绳子这才被领队割开,然后慌张的向战马的方向跑去,上了马一队斥候一溜烟似得消失在夜色中,而楚萧见方法奏效了也长长的出了一口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