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十章 胜仗?(1)

    北川罗国忠的精锐就是前锋营,虽说蓝光带领的这两千不到的前锋营战士皆是新兵,但是战斗力也不俗,一百名黑旗军相当于千万的帝国士兵,精良的铠甲,无惧的冲锋,弓马娴熟的骑士,这所有的一切都是黑旗军的立世之本。

    楚萧的弓箭百发百中例无虚发,蓝光连续掀掉数名骑兵的头盔,皆是楚萧射穿了他们的面门,鲜血溅了蓝光一脸,身穿铠甲的黑旗军根本就无惧弓箭,虽然大多数的黑旗军被拉下马被,不过黑旗军就是黑旗军丝毫不比前锋营逊色,蓝光虽然也有铠甲护身,但是也是身中数刀,数箭,强忍着疼痛御敌。

    “叶俊,你小子仗着神器双刀,今天不算数,下次一定从新比过。”曲飞一边挥舞着战斧一边说道,叶俊哪里有曲飞那精力一边挥舞双刀砍杀冲过来的敌人,一边说道:“你……你怎么话这么多?”

    “你喘什么粗气?这才刚刚开始!”曲飞战斧横扫,面前一名冲骑而来的骑兵正好撞在了曲飞的战斧之上,战马的马头直接被曲飞手中的战斧击中,马匹连嘶吼的声音都没有轰然倒地,曲飞见状一跃而起,巨大的战斧直接拍在那黑旗军身上,还没来得及厮杀就死在了战斧之下,而这时候曲飞与叶俊突然被冲过来的敌军分了开来,原本二人进退有序,前后互相照应,现在曲飞是防得住前面管不了后面,还好自己精力旺盛,体能强悍,战斧挥舞冲着一个方向就是拼杀。

    只听见铁甲碰撞的声音,很快曲飞就被两名黑旗军堵住了去路再也不能前进分毫,身边的前锋营战士也是一个接着一个的倒下,虽然勇猛可是只怪手中兵刃乏力,不然岂不早就得胜,曲飞冷静的看着四周,手中战斧抵挡着两名黑旗军的进攻,那两名黑旗军果真训练有素,进退有序,攻防的转换非常流畅,打的曲飞身上多出受伤,鲜血横流,突然一马刀从曲飞背后袭来,曲飞只觉得脊背一紧,条件反射般的转过身去,那马刀来得很快,战马嘶吼着冲了过来,曲飞来不及多想战斧挡住胸口,马刀一下子撞击在战斧之上,曲飞一下子飞了出去,被撞的一瞬间,曲飞只觉得胸口发一顿燥热,一口鲜血再也顶不住,直接喷涌而出,双眼冒起金星,眼前一黑险些昏厥过去。

    “曲飞!”叶俊大吼一声,双刀挥舞,顾不得身上伤痕,敌军突然冷箭射来,叶俊竟不去抵挡,直奔曲飞而去,箭矢无声的刺进叶俊的后背,叶俊只觉后背一疼,那疼痛刺骨专心,但是现在他不能倒下,曲飞性命攸关岂能不救,还有二十多步就到了,可是曲飞身边的黑旗军已经扬起了手中的武器,那是一杆狼牙棒,棒头如同狼牙般的直刺密密麻麻,而且棒头粗壮如同人的大腿,这一下要是砸了下去曲飞唯有死路一条,顾不得多想,叶俊拔出大腿上面的飞刀连续甩出两把,那飞刀似乎也是神器,立刻破甲将那两名黑旗军放倒在地。

    这时候叶俊突然被身后的黑旗军按倒在地,双刀一下子就脱手了,紧接着又扑上来两名两名黑旗军,叶俊一个狗啃屎摔在地上,后背一下子多了数百斤的重量,加上之前中了箭矢,一口鲜血顺着嘴角流了出来,满嘴满脸的泥土,叶俊大吼一声:“尔等鼠辈,岂能伤我!”突然一用力,但是后背的三个人力气也不小,叶俊没有起来,但是却让自己的一只手有了空间,摸到小腿的匕首反手就是一下,拿匕首直接末入后背那黑旗兵的侧肋。

    叶俊不能拖延时间,如果在这些人的身下待时间一旦超过三秒那么死的就是自己,来不及拔出匕首又摸了摸后腰处,不知道摸到的什么武器直接有弄死了一名黑旗军,然后翻过身来对准了那仅存的黑旗军面门就是一脚,这一脚硬生生的踢在了那黑旗军的面门上,如果没有头盔与面铠的保护那名黑旗军可能整个面骨都会被踢碎。

    叶俊慌张的拿起了刚刚掉在地上的双刀,回过头去,只见那名黑旗军也站了起来,拔出了佩剑,叶俊大喊一声就冲了过来,那名黑旗军很是勇猛,而且力气很大,似乎曲飞都不是对手,刚一交手叶俊就知道自己绝对不能与之拼力气,但是对方似乎很是了解自己在力量方面占据优势,这时候这名黑旗军支开了身边的黑旗军,似乎他不是一个扑通的黑旗军。

    “来啊!”那名黑旗军嘶哑着嗓子道,叶俊从来没有受到这样的挑衅,双刀直刺,忽又斜劈,时而上挑,刀法精湛,而那黑旗军身着重铠竟然能与叶俊不分上下,一把佩剑与之周旋,叶俊没有丝毫的上风,前锋营的士兵毕竟是黑旗军的十倍还有余,偶尔有前锋营的士兵过来送死,叶俊知道这个黑旗军一定不是普通角色,其实这黑旗军只是没有摘掉头盔,如果摘掉头盔叶俊可能会认得,因为他正是昨天夜里被叶俊、曲飞和楚萧活捉的龙泽。

    叶俊心中想:“不能恋战,曲飞生死不明,我得过去看看。”正想着,突然一群前锋营的士兵冲了过来,直接将龙泽围住了,而此时的喊杀声也越来越小,楚萧带着前锋营的弓箭手不停的骚扰战场,有一部分的黑旗军已经爬上了山坡目标就是楚萧他们那些弓箭手,黑旗军一共百十来人,现在还分成了两拨,看来指挥的骑长定是一个酒囊饭袋,龙泽看了看山上的黑旗军气的似乎是五脏俱裂,大吼道:“骑长,你他娘的不会打仗,别他娘的乱指挥!”

    但是骑长哪里还听的见,蓝光早就已经将那骑长杀掉了,龙泽只凭借一把长剑大杀四方,没有人能阻止他,前锋营的士兵虽然是新兵,但是也不至于让人杀得如同切菜一般,但是在龙泽面前就是如同切菜,一刀一个一刀一个,从这边杀到另一边,从山脚下杀到山坡上,集结了最后仅剩的十几个人,边打边退,一路退到漓江江边。

    前锋营在蓝光的带动下一直追着不放,蓝光知道定梁大城的骑兵没有那么快过来,才一天一夜的时间定梁的守将慕容天还不在,剩下的房进与雷同虽然作战勇猛但是毫无谋略,他们一定会上报此事,或者等慕容天回来,现在正是杀退这漓江东岸黑旗军的时候,不仅能获得胜利,还能让这些新兵得到锻炼以及士气高涨。

    “我们已经无路可退了。”龙泽摘掉了头盔说道,士兵们打了一天也都累的喘不过气来,瘫软在河卵石成堆的岸边休息。

    “我们和他们拼了,也不枉我们黑旗军的名声。”

    “荒唐,不能如此,要知道将军培育我们分了多少心思,我们要留着有用之躯,所以我么你现在渡江,用最后的力气游过去。”说罢龙泽看了看滚滚而逝的浑浊的漓江水,没所有人都胆寒了,他们虽然从小在江边长大,也识得水性,但是在春季正是水流湍急的时候也不敢冒然一试啊。

    “大丈夫当拿三尺剑,立不世之功,何惧马革裹尸?何惧曝尸荒野?溃败逃脱枉活于世!”一名骑兵说道,身上的铠甲已经不完整了,肩甲已经完全的消失不见,只剩下一个如同马甲一样的破烂胸甲,下身的甲裙也已经颇得不成样子,就如同别人家不用的抹布一样。

    “说得好,你叫什么名字?”龙泽问道。

    “我叫木吉隆,是定梁西交人世!”说话是侃侃而谈,一点惧怕与退缩都没有,有一种“不服就干,怕你什么。”的气度,龙泽很是喜欢,大笑道:“如能活命回到定梁边防,我定保举你,现在我们一定要活着把北川前锋营到此的消息带回去,因此木吉隆,我们必须要活着度过漓江。”龙泽边说边走到木吉隆的身边,拍了拍木吉隆的肩膀。

    “我们活着回去把消息传达过去才有机会再回来与之一战,不然北川人心恶毒,他们定会灭了我们而图后快,我们不能让他们得逞,你的誓死之心我岂能没有,但是我们还有更重要的事情,留着有用之躯在与之一战。”龙泽的话刚说完,蓝光带领的前锋营就追了过来,这时候只见剩下的十多个前锋营骑兵一个接着一个跳进漓江江水之中,那滚滚而逝的漓江水带走了这一群英灵的年轻性命,蓝光见状仰天长啸道:“这就是天下第一军队啊,今日蓝光一见兴之!兴之!”

    “大家立刻回到营地准备,把战场清理了,把那黑旗军的武器战马都收集过来,我们也要有骑兵,也要有强悍的装备才行,还有托人赶紧回北川,带着黑旗军的铠甲让主公过目,我想帝都之战一定不简单,这黑旗军已经超过了我们所有人的猜测。”蓝光心中清楚,这黑旗军的强大不仅仅因为士兵战斗力强悍,更加重要的是因为他们的铠甲,不知道这慕容宇用了什么办法竟然打造出这样强悍的铠甲,普通刀剑根本就不能伤到分毫,更重要的是蓝光看了看自己手中的佩剑,轻声叹道:“就连兵刃都比自己的强悍。”

    所有士兵们的兵刃都已经没有的刃,有的刃已经满是缺口,而收集来的黑旗军的兵刃却把把丝毫无损,蓝光看后立刻心惊胆寒起来,想把这定梁打下来,想把这天下第一军打败谈何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