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16章 灵魂出窍(1)

    “好啊!带我装逼带我飞,走起!”唐老话音刚落,风水脸上便现出跃跃欲试,迫不及待之色,似乎早有此打算。

    “。。。”对于风水的词语,唐老都不知道如何表达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了,最终脱口而出之语为:“后辈,带我装逼带我飞,何解?”

    “嗯?哈哈哈!”对于自己下意识说出来的话语,风水刚刚还没有任何感觉不适,如今被唐老一提起,顿时明白,自己好像超前了。

    心念急转间,风水有了主意,开口正色道:“唐老,你老不是想要让我见一见那一道风景嘛,相信以唐老的修为,御空飞行只是挥挥手之事,既然是御空,那自然如鸟儿一般飞来飞去,现在可明白了?”

    “后辈,你可不能欺负老朽年纪大了,老糊涂了,后半句啊,你的解释勉强通过,那前半句呢?”唐老不糊涂,直觉告诉他,风水那一句话,绝对不是他口中所说的意思。

    “唐老,君子一言,驷马难追,赶紧,唐老,带我装。是我们该飞了,让我见一见那道与凡人界不一般的美丽风景吧!”

    差一点又说漏嘴,风水看不想解释,因为他也解释不通,属于似懂非懂,还是不懂的程度。

    “也罢。后辈,来,随我来。”观察一番风水的表情,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唐老虽然希望明白那一句,带我装逼带我飞的意思,但也不再坚持,提醒一下风水,自己先缓缓起身,起步缓行。

    不明白唐老的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风水也只能选择在背后跟随,心中有多个猜测,比较接近现实的一个情况,便是进入起飞平台,准备飞天。

    于是,在风水和唐老有一搭没一搭的随意聊着,说说关于修行者之事,随着时间的推移,二人离开了大空间,来到了一个较为狭长的空间。

    这似乎是一个密室,无特别之处,同样也是由山岩所组成的一个空旷空间,但在远离门口位置的墙角,有一处凸起的平台,与地面有两三米之高,正方向有一道台阶,通往平台高处,而那平台应该便是最终目的地。m.

    此时此刻,唐老依然向前,方向为那一个平台,风水一边在后面紧紧跟随,一边观察周围的情况。

    此番观察之下,确实与之前随意看看有所不同,地面岩石之上,墙壁墙体之中,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图形和图案,以风水对修行者世界的观察了解,应该是符文或者法阵之类,这也是修行界最普通的图形和图案,但其中似乎有无穷无尽的变化和组合,未入此行,不了解此事,风水也只能选择观赏了。

    “后辈,坐下,记住,是盘膝打坐。”

    在风水胡思乱想,准备将那些图形和图案记下之时,耳边忽然听到一道声音,强行打断了他的思绪,让其回归现实,寻着声音方向看去。

    见唐老头部保持在身体的正中线,不俯仰,不歪斜,脊柱挺直,颈部微微自然向前弯,身体挺直,两肩自然舒张,双手交叠置于脐下,右手掌置于左手掌上,双手拇指轻轻触碰,然后自然的将手放松置于腿上。

    见此情况,风水也不敢怠慢,有样学样,现学现卖,学得有模有样。

    唐老对于风水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脸上露出了微笑的表情,未言语,而是双眼未完全闭合,保持半开半合的状态,将舌头的前半部轻抵住上腭,嘴唇轻轻闭合,面部肌肉自然放松,上下牙稍留一缝,不相咬合。

    风水见唐老不说话,也明白应该是与之后所做之事有关,也努力学习,让自己尽量如唐老一般打坐。

    在风水思考着如何如唐老一般那般自然而然之时,忽然耳边再次传来一道声响:“后辈,平心静气,若是心静不下来,随老朽默念静心决。”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冰寒千古,万物尤静。心宜气静,望我独神。心神合一,气宜相随。相间若余,万变不惊。无痴无嗔,无欲无求。无舍无弃,无为无我。。。”

    也不知道是法决起了作用,还是唐老那魔性声音的作用,又或者是两者共同的作用,慢慢的,风水那颗骚动的心,慢慢沉降,虽然还无法完全达到天塌不惊的程度,但似乎已经有些无欲无求了。

    “很好,后辈,就是现在这种状态,保持住,从现在开始,老朽说一句,后辈,你跟一句,记住了老朽的语速、转音、咬字音节等等,可明白了?”

    “唐老,我尽力一试。”感觉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的难点,风水也不能保证自己能够胜任,心里有些小紧张,多了一些波动,让唐老所发觉。

    “后辈,平心静气,记住刚才的状态,老朽说,你照念便可,若有所异常,我们从来一次便可。后辈,多来几次,习惯成自然了。”

    “明白了,唐老,请!”风水深吸一口气,再次默念静心诀,让自己从紧张的状态渐入平和。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无,名天地之”

    “道可道,非常道。”

    “道可道,非常道。”

    “名可名,非常名。”

    “名可名,非常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