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23章 三堂会审(1)

    “上山去采药,遇见一老道,他说我凡尘了,要赐我法号。我说还年少,想红尘走一遭。老道他掏出一副灵丹妙药,我吃了药命太好,他只为我倾倒,抱一抱,闹一闹,他只对我傻笑。我去远眺看破晓,做对天空的飞鸟。。。”

    “。。。”

    “小娃儿,记住你现在的身份,是一位正式诸天万界的修行者,如此浪荡形骸,成何体统?”

    看到风水又唱又跳,随意摆动着身体,这哪像是舞蹈,纯粹就是侮辱人格的行为,是对诸天万界的不敬。

    “歌舞家,不是诸子百家的一大流派吗?各位大人,你们是在否定自己的先辈吗?”

    风水停止了歌舞,疑惑不解的看着大殿之中的强者们,从他们的表情之中,不明白为何这些高高在上的强者们,竟然当此流派为末流。

    “风水,我们现在讨论的话题,是仙人指路之事,你这又唱又跳的,与仙人指路有何关系?”

    公孙辩作为名家此次的代表,被临时召唤来,于之前的对话之中,充分领教了风水诡辩之能,对于风水那不时蹦出的惊世骇俗之言,他的日子也不好过,许多时候都是谨言慎行,担心自己如兵家、法院、阳阳家等一般,只能以强制力压迫风水停止言语。

    “关系?怎么会没有关系,我不是解释的很明白了,上山去采药,遇见一老道,他说我凡尘了,要赐我法号。我说还。。。”风水理所当然的回答道,十分肯定这是一个事实。

    “放肆,小娃儿,真以为我们不敢治你?你明明是救人而无意之中落入仙人指路,怎么变成了上山采药?”

    法家法院的强者韩言承直接说出风水诡辩之言,对于与风水辩论之时,他不如名家一般善于言词,而是更加严谨,这也是法院的作风。

    “哦!我没有记错,大人来自于法家吧!法家主旨为刑过不避大臣,赏善不遗匹夫,提倡以法治为核心思想的重要流派,是建立在人性观基础上的诚信观和义利观,可对?

    大人,法家给世人的刻板印象,该改观了,与风水的印象,法家擅长推理判断,我只是含蓄的表达了一下当初的遭遇,相信各位大人明白其中的经过,又何必在意这些小细节呢?”

    风水为自己辩解道,之后转身看向一个方向,对着一位手捻须的老者唉声叹气:“这位大人,你来自于小说家,对于言词方面的能力,理解力比其他各位大人更加深刻,对于文章语言的修饰能力,相信在场的各位大人,没有一位能够比得过大人,对于我那不入流的修饰词语,大人明白?”

    “哼!小娃儿,少拿鸡毛当令箭,你这哪里是文章修饰,与事实完全不符合。。。”虞初隆冷哼一声,对于风水拿自己所在流派,当挡箭牌的行为不满。

    “确定?这位大人,你确定自己所说的是事实?来,我们给各位大人介绍一座房子,如何?四周是铺满鹅卵石的小道,走在小道上,可一边散步一边尽情地欣赏着优美的景色,还能顺便进行脚底按摩。

    若迎面吹来一阵清风,那带着泥土的芳香和花朵的清香的风儿,令人心醉神迷。

    庭院周围还有一小丛一小丛紫色的小花儿,摇摆着轻柔的腰肢,头上金黄金黄的花心一摇一摆,整丛花儿随着风儿摇摆,婀娜多姿。

    春夏之际,草坪上碧绿的小草,仿佛为大地铺上了一块块绿地毯,叫人不忍心上去踏踩。”

    “哈哈哈!看各位大人的表情,应该明白了我说的是哪一栋房子了,如果你们未见到真实的房子,听到这方面的介绍,你们会买吗?

    会的,这是我从各位大人的表情之中看出来,可是,你们再看到那真实的面貌,嘿~嘿!”风水右手虚指,正好见到大殿之外,不远处一座破破烂烂的毛草屋,房子的周围,也不过是一条被人随意走出的小路,只是杂草多了些。

    “大人,这就是你所说的真实?各位大人,我不过是将那一间小屋的修饰词,说得比较简单一些,若是修饰高级一点,高端大气一点,各位大人,即使是身处其中,已经住了一辈子的人员,也无法想象自己的房子,是如此的高上大,而这便是修饰词语的强大之处。”

    “小娃儿,最真实的语言,说出你当时在仙人指路的经历吧!”与风水之间,似乎有一道鸿沟,即使是名家、小说家那些能言善辩的强者,对于风水也无能为力,唯一的出路,便是直接转移话题。

    “山间一老人,夸我有慧根,收我为徒传授学问,道袍穿上身。原来这老人,上仙入凡尘,太上老君方现本尊,带我登天门。东天门,西天门,追日月,赶星辰,南天门,北天门,道童怎知恋凡尘。。。”

    风水未敢与之争辩,适可而止,否则,暴力之下,自己毫无反抗能力,最后只能活受罪。

    于是,风水再次又唱又跳,歌舞之间,确实回答了对方的问题,但似乎是对于强者的不满,未给予正面回答。

    “山间一老人,夸我有慧根,收我为徒传授学问,道袍穿上身,于是,我成为了一位修行者,勉勉强强入了各位大人的法眼,才能在这里,与各位大人见面。各位大人,我已经解释很清楚了,还有什么疑问吗?”

    见大殿之中强者的表情,是孺子不可教也,朽木不可雕也,无药可救的神态,风水多解释了一句。

    如此,反而引来了更大的不满,一道威压传来,让风水那原本因为飞一般体验而不堪的身体,再次遭受重创,吐了几口血才让自己感觉舒服了一些。筆趣庫

    “哼!风水,我们要最真实的。。。”

    “各位大人,你们确定要最真实的信息?

    各位大人,据我所知,自从仙人指路出现,普通百姓将其告知诸天万界之后,你们便一直在探查其中的情况。

    结果,今天我出现在这里,接受你们的调查,结果不言而喻,那是一个禁忌,否则,一个小小的仙人指路,还需要为我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小娃儿,来一次三堂会审,出动如此多的大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