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章 风水(1)

    云林一段松花满,默听莺啼,巧舌如调管。红瘦绿肥春正暖,倏然夏至光阴转。又值秋来容易换,黄花香,堪供玩。迅速严冬如指拈,逍遥四季无人管。

    仙乡云水足生涯,摆橹横舟便是家。活剖鲜鳞烹绿鳖,旋蒸紫蟹煮红虾。青芦笋,水荇芽,菱角鸡头更可夸。娇藕老莲芹叶嫩,慈菇茭白鸟英花。

    月瀑镇位于圣唐大陆原圣唐王庭管辖腹地内的一个普通小山村,一个只有几十户人家的偏僻山村,虽然现在其与附近区域几十个村庄,依然认同原圣唐王庭,拒绝承认刚刚建立不久的金王庭。

    以金王庭目前为止的势力范围,对月瀑镇及其附近区域,为鞭长莫及之尴尬境地,但若自身没有一点依仗,如何敢信誓旦旦对外宣称依然效忠于圣唐王庭,其背后的靠山,来自于一座名为诸天万界的势力组织,这是一个修仙门派,据说拥有上千万年的历史传承,而其内部强者云集,为原圣唐一股超一流的修仙门派之一。

    之所以诸天万界如此优秀,源于其所占据的地形位置,原圣唐王庭所在帝国的两大龙脉之一,能够牢牢占据此等重要位置,其自身实力一般势力无法撼动,即使是全盛时代的圣唐王庭,对诸天万界也属于任其发展之态度,而诸天万界也紧守自己对圣唐王庭的承诺,以维护圣唐一族百姓为己任。

    夕阳西下,落日时分,在月瀑镇一座小山岗峰顶平台之上,此处风景极佳,目光所至,可见江山如画般的风景,也可观月瀑镇全貌。

    而更加让人向往者,诸天万界所属的宫阙楼阁,也可为幸运儿所惊鸿一瞥,一旦出现此种情况,也就意味着三天之内,观察者有机会寻着自己所见方位方向,找到诸天万界所在位置,从此踏入令人向往的修仙者世界,成为掌握生死,拥有强大能力的强者。

    于是,在这座不起眼,又远近闻名的小山岗峰顶平台,时常出现一些翘首以盼的观察者,他们希望自己能够成为那一位幸运儿。

    而与此小山岗峰顶平台拥有相类似情况的位置,在诸天万界管辖范围内的每一座村庄,至少拥有一处,而每一处,每一天清晨时分或者黄昏时刻,皆有普通百姓人家,或者闻讯而来的慕名者,默默的站着,期待着那幸运时刻的到来。

    此时此刻,在月瀑镇小山岗峰顶平台位置,六位年龄在六七岁左右的稚子,或坐,或站,或躺于平台位置,处于好动年纪的他们,除了两位无法忍住周围景色的诱惑,时不时的嬉戏打闹之外,另外四位稚子安安静静的等待着,等待着属于自己机缘的到来。

    “算卦的,你真的没有办法联系到那些仙人大人物们?”一位身材略显瘦弱的稚子,名为张良善,被月瀑镇同龄人送一个外号,竹竿。

    而张良善口中所提及的算卦者,名为风水,为六年前被诸天万界势力一位强者,于其它区域领回来的一位婴儿,当时那一位强者将其交于月瀑镇一家家境较为殷实,却至今并无子嗣的百姓人家,嘱咐其尽心扶养,若是长大其有所为,诸天万界将其引入仙门之中,否则,平平安安,成为一位普通的百姓便好。筆趣庫

    风水这个名字,对于身处于修行宗门脚下,而且不时能于村庄之内看到算命先生,或者拿着罗盘为了却身后事者而点穴,而那些大人们,对他们都有一个统一的称呼,风水师,于是,这位名为风水的稚子,被村庄内同龄人戏称为算命先生,算卦等等。

    “竹竿,我被送来月瀑镇之时,还只是一个吃奶的婴儿,那位仙人大人长什么样,当时我又不知道,而若是有信物留下,那也是给我现在的父母,就我们现在这年纪,他们怎么可能会给我?”

    风水对于算卦的外号不满,但也没有办法,自从知道了被起外号之时起,一直为着自己的尊严而努力奋斗着,打架是常有的事情,甚至头破血流。

    结果发现,你越是在意它,别人叫得越欢,甚至故意在你面前提起,以激起愤怒,于是,在觉察到事实无法更改之后,风水便听之任之,不再理会,虽然听到这个外号,依然时不时的,会有一团无名业火爆起,但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云淡风清的模样。

    “竹竿,算命先生若是有那个能力,还需要和我们一样,天天来爬这座山?一个字,累死了我也。真不想爬这座山呢!”一位胖成猪的稚子气愤的说话。

    似乎要发泄自己心中的不满,小心翼翼的观察周围情况,未发现异常状况出现,胖乎乎的右手,抓向身边的一颗小草叶子,呲牙咧嘴,双目瞪着,做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那一片被强行摘下了叶子,撕了个粉碎。

    “真不明白那些大人们,好好的村庄不去,非要来这一座小山,而且还不能让家人带上来,只能自己爬上来,他们可是大人呐,随随便便可以走上来,我们呢,连走带爬,每天都要来一两趟,遭罪啊!”一位活泼好动的稚子,同样有诸多的不满。

    每次爬上来就那么几个,村里几十个小孩,今天这个不来,明天那个不来,从来没有凑齐过,还不都因为这座山太高,难爬,也不知道风水有什么特别之处,每天都是他第一个到达山顶,每次都坐在同一个位置,风景又不好,并且每次呆坐不到一刻钟,又呼呼大睡,这哪里是来寻神仙,纯粹当这里是家了。

    “好了,你们啊,不想来就不来呗,又没有人逼着你们来。。。”一位身着兰白相间华服,手拿袖珍折扇的贵公子,见众人不满,对他们是满脸不屑,爬都爬上来了,还在这里诉苦,旁边又没有大人镇场,说给谁听?

    “林德龙,你这话说的,若不是老爹、二舅他们逼着,我会累死累活爬上来?唉!真羡慕有财,也不知道他是如何办到的,竟然可以让他家里人同意他来一天休息三天,我问了好几回了,就是不说。”

    胖子对折扇公子林德龙的说法不满,同时也羡慕那些可以不用天天爬山的同龄人,为什么自己就这么命苦呢,每天晚上入睡前都要想好如何不让自己爬山,想到让大人物无话可说的借口,做小孩子真难啊!

    “胖子,今天你羡慕有财他们,明天就是他们羡慕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