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54章 僧多粥少(1)

    一场好杀:如意棒,黑缨枪,二人道旁逞刚强,分心劈脸刺,着臂照头伤,这个横丢阴棍手,那个直拈急三枪,白虎爬山来探爪,黄龙卧道转身忙,喷彩雾,吐毫光,两个道法不可量。

    这场山里相争处,只为宝物各不交战双方斗了十数回合,不分胜负,那黑汉侧身躲过,绰长枪,劈手再迎棍棒。

    忽斜刺里窜出一强者,举枪架住铁棒,又是一阵好杀,比前番更是不同:棒架长枪声响亮,枪迎铁棒放光辉。猴精变化人间少,名将神通世上稀,这个要将性命当前程,那个护己身不相让。

    这番苦战难分手,就是活佛临凡也解不得围,他两个从密林打上山道,自山道杀在山腰,吐雾喷风,飞砂走石,只斗到一更变二更,不分胜败。

    这边斗得难解难分,那边又窜出一手握钢叉的强者,不容分说,拈转钢叉,望猴精当胸就刺,这猴精正是会家不忙,忙家不会,理开铁棒,使一个乌龙掠地势,拨开钢叉,又照头便打。

    二人在那千年老树旁,又是一场好杀:妖王发怒,大圣施威,叉来棒架,棒去叉迎,初时还在尘埃战,后来各起在中央,点钢叉,尖明锐利;如意棒,身黑箍黄。戳着的魂归冥府,打着的定见阎王,全凭着手疾眼快,必须要力壮身强,两家舍死忘生战,不知那个平安那个伤!

    两大强者来回斗了三四十回合,不分胜败,忽然猴精卖了一个破绽,让钢叉强者认为有机可乘,强势出叉,结果猴精对着钢叉强者微微一笑,侧身避过,向着密林深处极速行进。

    钢叉强者此时反应过来,自己被耍了,欲变招追击猴精,结果感知行进方向强力灵力波动传来,有强者袭击,反应不慢的钢叉强者,瞬间放弃了变招,加注灵力,顺势强势出击,以应对来犯之敌。

    “砰~彭!”“滋~滋!”剧烈对撞之后,所迎来的结果,却是惊呼之声。

    “你是。雷师兄?”机会主义者刚刚打入战圈,却碰上了强敌,三两回合之后,感觉对手招式有些熟悉,定睛一看,对手于夜色之下,树影之间的身影同样熟悉,脑海之中忽然回忆起一位同门,惊愕的问道。

    “傅师弟?”钢叉强者再次攻击的步伐放缓,手中的钢叉一顿,心念一动,钢叉随之而动,瞬间由进攻转为防御架势。

    “雷师兄,果然是师兄,误会,误会啊!师兄,是我,傅志隆。师兄,风水那小子怎么不见了?之前不是还在这里?

    我的目标是那小子,而不是师兄,误会,误会,若之前知晓风水那小子对手是师兄,就是借给我一百个胆子,也不敢向风水出手啊,师兄,我实力低微,哪敢在师兄面前抢人。。。”傅志隆确认了自己的对手,竟然是拥有一星后期的雷凌日,之前嚣张不可一世的战斗风格,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一般,提不起任何战斗力。

    雷凌日对于他们这些同门弟子而言,那可是一座不可仰望的高山,对方来自于内门,并且是其中的佼佼者,而自己只是外门弟子,虽然在外门之中有些名气,但可不敢与这一位师兄同台竞技,针锋相对,对方的战绩太惊人,已经在他的心中,形成了心魔。

    “好了,闲话休说,那小子往密林方向跑了,随我一起追上去,可不能被其它山门强者抢先了。”雷凌日对傅志隆依然有所戒备,双方之间很少有交集,他也只是听说过对方的名字,在外门之中有些名气,本年度晋级成为内门弟子,应该是十拿九稳之事。

    此时此刻对傅志隆的态度,说不上善恶,都是为了亲传弟子那一个名分,在这混乱的密林之中,没有对错,没有阵营,只有一个目标,抓住风水,拿到亲传弟子名额。

    因此,所见所遇之人,即使白天还是亲密无间的朋友,有几年的过命交情,在这个时候,谁也不敢轻易将自己的后背交与对方,否则,最有可能面对的,将是背叛。

    “是,雷师兄,傅志隆唯师兄马首是瞻,随时听候师兄差遣!”傅志隆将自己的姿态放得很低,头也不敢抬起,恭恭敬敬的等待着雷凌日的命令。

    “右前方方向,应该是风水逃离的方向,那个方向现在声音较杂,应该正激烈混战之中,而只要有风水在的地方,混战才不可避免。走,我们去那个战圈,想办法抓住风水,不能让其它山门强者得到了。”

    雷凌日未等傅志隆反应,收起自己的钢叉,率先抬步,向着他所观察的方向,一跃而起,三两步之间,消失在密林之中。

    “是,雷师兄,傅志隆定协助师兄擒拿风水,将其交与师兄发落。”傅志隆基本礼仪不敢落下,耳边听到了雷凌日的离去之音,随后紧跟后者的步伐,加入不远处的那一个战圈之中。

    “混蛋,小子,有本事别东躲XZ,与本少堂堂正正一战!”

    一位兵家外门子弟见风水在这混乱的战局之中,如鱼得水,总能利用各大强者之间的争夺,让自己顺利脱身,不但让众人无法抓住风水,反而因此引发了各山门之间的过往矛盾。

    至此,这场抓捕风水的游戏,演变成了真正的大混战,各山门弟子之间如春秋战国时代,合纵连横,没有人能够预测,前一秒还是亲密无间的伙伴,下一秒便是背后捅刀的死敌。

    “哈哈哈!笑死人了,大哥,有本事堂堂正正和我一战啊!这种一挑多的行为,大哥,你也好意思说出这句话,想要和我公平一战,可以,有本事王八之气一放,让其他人住手,我们堂堂正正一战,如何?”

    风水再次避开刺来的长枪,身体微微侧身,利用身边一棵一人合抱的大树,躲开了另外两个趁机偷袭的弟子攻击,在琉璃的提示下,再次改变方向,向着人少的区域冲出。

    “怎么?不敢回应了?垃圾就是垃圾,就那王八之气,连乌龟都不如,至少人家好歹也是一家,借一借还是无伤大雅,你呢?小心乌龟的王八之气一放,直接让你臣服,成为王八的忠实小狗。。。”

    “气煞本少也,小子,别让本少抓住你,否则。。。”明明清楚风水的嘴巴贼毒,即使是名门天之骄子,也被气得半死,但却依然忍不住想要争一争高下,证明自己的能力,远高于名门的那些天才,自己才是无所不能的妖孽。

    结果,高下未判,却已经被气得一佛升天,二佛出世。

    “大哥,能换一个新名词不,这种老掉牙的场面话,老子可以教你上百种说法,若是嫌少,一天教你十种,保证百年不重样,如何?乖孙子!”

    风水右脚正准备向前跨出,却发现脚步的方向不对,身体竟然直接向右前方倾斜向前,在风水疑惑之间,耳边传来“咻~咻”之声,暗器,又是暗器,黑夜的包庇,周围环境的庇佑,加上此时金戈铁马之声,总能让风水遂不及防。

    对这些暗器的轨迹和时间,永远是捉摸不透,也幸亏自己自带Bug,让琉璃功率全开,24小时监视那些要命的下三滥手段。

    “风水,快,来我们这边,我们为你挡住其他人的攻击,从这里离开。。。”

    左手方向一道不和谐的声音响起,似乎有意出手帮助风水,声音不大,以类似于传音入密的方式,但显然技术不到家,或者旁边有强者干扰,依然被其他追捕人员所听到。

    “呵呵呵!风道友,我们才是来帮你的,勿信了其他道友的谣言,他们可是为了得到风道友,不择手段。。。”

    又一道声音响起,天籁之音,过于胆大,非细语软言,直接对着风水说出,明显在调侃那一位技术不到家者。

    “杨姐姐,就你那货色,风道友,来汝家这儿,我阴阳门向你保证,只要交出亲传弟子的资格,将毫发无损的让风道友离开。风道友,我阴阳门的实力。。。”

    又一位女弟子向风水抛出了橄榄枝,其态度更加的真诚,利益的交易更符合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