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在线

手机浏览器扫描二维码访问

第6章 生死斗(1)

    “赤金剑!一品!”张云一脸地得意,他伸指着阿横怀抱着的古剑,厉声喝斥道,“把那口破剑扔了!否则小爷就割了你。以后别再让我看见你拿剑,看见一回打一回!你这样练气三层的废物也拿着把剑,简直是拉低我们剑修的档次!”

    说着张云骈指一引,只见那赤金剑绕了一个大圈,倏地朝阿横飞来,悬在距离他头顶一尺的位置,蓄势待发!

    阿横脚步不停,连看也懒得看张云。

    张云的飞剑看上去金光灿灿,其实品质并不怎么样,只是虚有其表!最搞笑的是,这家伙的实力有限,也根本没学过修剑,御剑手法极其外行!只能拿把剑吓唬一下外行!

    “你找死!”张云彻底被激怒了!他不顾一切地激发起全身灵力,驱使飞剑刺向阿横!

    阿横地看也不看那把越来越近的飞剑,直至飞剑就要刺到他面前,这才突然拔剑,凌空虚斩!

    “叮!”只听一声轻响,张云的赤金剑如同毒蛇被打中七寸,发出一声悲鸣,从半空掉落下来!犹如死鱼一般,一动不动!

    “我的剑!”张云发出一声哀嚎,跑去捡起自己的赤金剑一看,剑身龟裂,遍布裂纹,损毁严重!他悲痛欲绝,指着阿横,“你给小爷等着!这个仇我非报不可!”说着便抱着那个赤金剑一溜烟地跑远了。

    “白痴!”阿横摇头。若不是坊中不能杀人,这个张云早被他一剑斩杀!他也不理会张云,大步朝丹药店走去!

    店中小伙计见到有客人到,立时迎了上来:“道友是来买丹药吗?”

    阿横摇摇头:“我是来卖丹药。”

    小伙计端详了一下阿横,又看了一眼端坐在柜台的掌柜,道:“道友是自己炼的丹药,还是代人售卖?可否看看成色?”

    “我是自己炼制的。”阿横从宽大的破旧灰袍中取出两个陶瓶,递到小伙计的手上。

    “补气丸炼得不错!元气丹可入一品下阶。”小伙计眼中闪过一抹兴奋之色,他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补气丸可按七十碎灵一份收购,元气丹按三颗下品灵石收购。卖一份丹药,可相应在本店换四份材料,价格按市价的八成。如何?”

    “好。”阿横怀抱古剑,平静点头,“我炼制的丹药都卖在这里了。不过补气丸的材料我只要一百份,元气丹的材料我要一百份。”

    “这……容我请示一下掌柜。”小伙计一听,倒是暗暗吃了一惊。按例卖一份丹药,才能相应买五份材料,阿横卖十颗元气丹,居然要买一百份材料,已超出了店里的规定。

    不多时,小伙计过来了。对阿横道:“你可有兴趣在本店担任驻店药师?不过本店的药师不能跨店,只能专任!”

    阿横道:“在下才浅力薄,只怕不堪担此重任。”

    小伙计笑道:“以你的修为,也能炼制出极品补气丸和一品元气丹,足见在炼丹一途才具非凡。如果签下协议,可按信誉点,在本店支取材料。”

    “好!”阿横答应了下来。这个小伙计年纪不大,却是机敏达练,也不欺负他修为低下,他心中已是生出几分好感。

    从丹药铺出来,阿横装灵石的袋子变得鼓胀起来,这让他心情大好。直接往那家酒馆走去,他要多打几埕醉生梦死,回去再慢慢喝。

    结果到了那里才知道,这家酒馆只有深夜才开,白天并不营业。

    他只好折回到坊市。他的炼丹炉历经这些日子的摧残,已经残破不堪,不能再用了。必须另买一个。他打算到坊市那里碰碰运气。“这次真的没有办法再修了!用它炼个补气丸,悠着点还凑合。一品丹真不行!”阿丘看着阿横递过来的炼丹炉,两手一摊,满脸的无奈!

    “那只能在坊市中碰碰运气了!”阿横为炼制一品的元气丹,对他手上这个残破不堪的炼丹炉确实不太友好。几经摧残之下,炼丹炉终于还是炸炉了。

    炼制补气丸和元气丹确实是多赚了几个灵石,要买一个新的炼丹炉是想都不用想的。

    只能到坊市的二手市场上去淘一淘,看下能否像上次一样,拣到别人不要的破旧炼炉。

    坊市的二手市场又被称作跳蚤市场,市场里鱼龙混杂,东西有真有假,有好有坏,什么货色都有,很考验眼力和砍价的水平。

    阿横出身江湖,历练颇多,在这个坊市边厮混了三年,对其中的门道了如指掌。

    他抱着古剑,在市场中逛荡,一双惺忪睡眼似闭非闭,看似昏昏欲睡,其实周围的一切都难逃他的掌控。

    自从修炼《无名剑诀》以来,他的灵力几乎没有任何变化,剑意却变得更加精纯,进境神速!

    当他怀抱古剑时,无需调动神识,他也可清晰地感知周围的一切最微小的变化!

    不止在荒野,在人来人往的坊市中亦是一样。他可以清晰无比地感应到周围的修者的灵力气息强弱,五行属性类别,甚至是对他有无威胁和敌意也能清晰地感应到。

    创立这门《无名剑诀》的一定是个狂热的战修,阿横想道。

    一般修者查探周围环境,都是运用神识之力进行搜索并锁定目标。修为越强,境界越高,则神识越强,探查范围越大,锁定目标的能力越强。

    动用神识之力,有利有弊,在发现敌人的同时,也会暴露自己的修为实力和位置。

    这就相当于一片漆黑之中提着灯笼搜索敌人,很可能敌人没有找到,反倒暴露了自己!

    这绝对是战斗的大忌!一般来说,高手绝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他们宁愿发现不了敌人,也不愿意被敌人先行找到,让自己置身于莫测的危险之中。

    看不见的敌人才是真正危险的敌人!

    修炼《无名剑诀》之后,他与古剑之间的联系越来越紧密,有若血脉相连。探查和感应的范围也扩大至十丈,十丈之内最微小的灵力波动也难逃他的感知。

    或许可以去参加暗战试炼,赚取灵石!阿横想道。

    开猎在即,仙缘坊市中的散修们除了私斗比试,最热门的莫过于各种各样的暗战试炼战局。

    仙缘坊市允许组织私斗比试和暗战试炼的初衷,只是为了让准备参加黑暗森林猎兽活动的修者得更好地锻炼,以适应黑暗森林残酷无比的环境。

    黑暗森林中林木茂密,暗无天日,光线极暗,全凭神识和耳朵感应探查周围的环境。很多修者进去之后极不适应,狩猎妖兽不成,反倒成了妖兽们的猎物。

    这些年来,不知有多少修者怀揣着梦想和希望走进了这片黑暗森林之中,活着出来的却十不存一,能成功狞猎到妖兽的,更是没有几个。

    为了减轻居高不下的伤亡率,在得到仙缘坊市高层的允许后,各种暗战试炼战局开始兴起,如火如荼,遍地开花。

    暗战试炼的战局分文场和武场,两种战局各有不同的规则。

    文场场地较小,有特别保护机制,参与修者一般最多受伤,没有生命危险。

    武场则是没有任何规则限制,也没有保护措施,完全模拟黑暗森林的环境,生死状一签,进去之后,是死是活,各安天命!

    这些年以来,文场越来越少,武场却越越多。暗战试炼战局也从一开始的适应黑暗森林的环境,逐渐演变为被各大赌坊所操控的斗兽场!血腥暴力,残酷无比,一切只为了赚取暴利!

    “老板,这个炼炉怎么卖?”阿横逛了足足两个时辰,终于锁定了目标。

    一个中年修者的摊位上,有一个离火炉,只有拳头大小,紫金色的炉身遍布符纹,光华闪动,显得古朴而神秘。

    “两中品!”卖家是一位中年修者,面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他身边还跟着一个小女孩,十三四岁,长得很清秀,一脸地风尘之色。